mg游戏注册领体验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推荐图片 >> 正文

你我同是黑暗中追光的孩子



2020年02月16日 17:16 丁一苇 点击:[]

I am a child in the dark. I stretch my hands through the coverlet of night for thee.

我是一个在黑暗中的孩子。我从夜的被单里向您伸出我的双手。《泰戈尔》——题记

2019年末,我的家乡——武汉,传来了发现疑似新型病毒携带者的消息,那时的我,忙着准备期末复习且又身处异乡,并未那么上心,只是简单提醒了在医院工作的母亲注意平日休息,简单的慰问武汉的同学和家人。

2020年初,我与同学一起,踏上了归乡的路程,在高铁站时,我偶尔注意到有带着口罩的乘客,那时的我,忙着收拾回家的喜悦,不以为意,到达武汉才带上那层薄薄的口罩。

回到家中,大人们忙着置办年货,孩子们忙着与同学朋友相约出行,那时的病毒,虽已初露锋芒,但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也许,大家心里都想着,这只是普通的流感,并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。也或许,是这春节将至,大家忙着归家。也可能,是因为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,所以才如此疏忽。

可这一切的一切,都酿成了一场灾难……

截止2月12日,全国累计确诊新冠病毒44747例,疑似16067例,其中武汉确诊将近20000例,而这个数字,还在增加……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,但是在这赤裸裸的数据面前,尤其身处武汉的时候,人们很难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。

每天,我都能看到各种信息,有他乡同学安慰的,有同乡亲人慰问的,有令人激动的,感人的,振奋人心的,也有令人难过,绝望,灰心丧气的。

我看到诺贝尔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说疫情将很快结束,我看到很多患者治愈出院,我看到全国各地医护人员赶赴武汉,我看到工厂提前开工生产口罩,我看到普通人拿出积蓄捐给武汉,我看到农民运送蔬菜水果去武汉,我看到私家车遇到路口执勤警察留下口罩,我看到各个企业给武汉捐钱捐物资,我看到火神山工地建筑工人日夜奋战,我看到武汉人民在阳台全城大合唱《歌唱祖国》,我看到解放军医护人员到达火神山,我看到市民点外卖送到医院,我看到钟南山院士无论何时都无比坚定的自信……

我也看到病毒学专家管轶说自己无能为力,我也看到武汉当地患者无助的求救,我也看到武汉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,我也看到一线的医生护士崩溃大哭,我也看到全国确诊人数不断地增长,我也看到当地红十字会效率低下,我也看到有些超市物价上涨,我也看到无数人生活受到影响,我也看到无数人的死亡……

“最初,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。这不过是一场大火,一次旱灾,一个物种的灭绝,一座城市的消失。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。”这是来自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中的一句台词,不成想却照进了现实,照进了这个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中。

灾难是一面镜子,透过它我看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,一个更加立体的中国。其实和疫情暴露出的问题相比,疫情本身真的不算什么了。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,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。透过这面镜子,我看到了人性的温暖。我看到冲在一线的各行各业的钢铁战士们的辛劳;我看到各个科研机构彻夜研制新药;我看到了日本巴基斯坦小伙伴们捐赠的口罩;我看到热心小伙子丢下物资给警察局转身就跑;我看到阿里等企业责任与担当;我看到火神山雷神山竟然十日内建好;我看到……我都有看到。

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。岁月之所以静好,那是因为有太多的人成为了那逆水行舟的“逆行者”。

我们同是那黑暗中追光的孩子,也许这一刻,便是黎明前最后一抹暗影吧。

“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,我们决定,选择希望。”

中国加油!武汉加油!愿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善待。




关闭

footer-logo
footer-logo